财新传媒

从1亿到8000亿 基金子公司扩张样本

2016年07月28日 08:13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注册资本仅1.25亿的基金子公司民生加银资管,管理规模逼近万亿,其“一对一”通道业务今年4月被证监会责令暂停三月,而其总经理6月称,“通道业务是个宝库”;在监管层看来,通道偏离资管本业,资本金与资产规模不匹配,应该逐步压缩规模

  【财新网】(记者 岳跃)“通道业务早晚是要消亡的,不是资产管理业务的重点。”证监会副主席李超的这一表态,给以通道为主业的基金子公司泼来冷水。

  李超是上周五(7月22日)在哈尔滨举行的《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办法》培训班(第一期)上作出上述表述的,他举例道,“一个基金子公司1个亿左右的净资本,而资产规模已经达到8000多亿。如果子公司出问题,会引发基金公司风险,最后受损失的就是基金持有人。”

  7月27日,银监会也针对理财管理办法非公开征求意见,理财新规的总体精神也是堵通道,压杠杆。

  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数据,截至2015年一季度,基金子公司专户管理规模超8000亿元的仅有两家,深圳平安大华汇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8407亿元)、民生加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8156亿元,下称民生加银资管)。

  民生加银资管今年4月曾被证监会采取行政监管措施,责令改正并暂停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备案3个月。也就是说,民生加银资管的“一对一”业务被叫停,这是目前监管层允许开展的基金子公司通道业务,此前“一对多”通道已被明令禁止。

  成立于2013年1月24日的民生加银资管,是民生加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子公司,是民生银行的孙公司,其近年来的扩张速度令市场印象深刻。2014年末,其专户规模已达4663亿元,位列基金子公司规模第一,行业规模占比12.5%;到2015年末,民生加银资管规模达8068亿元,成为当时资管规模最大的基金子公司。

  市场人士预计,如果保持现有增长速度,民生加银资管规模年内有望突破万亿元。

  民生加银资管总经理蒋志翔,今年6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通道业务是个宝库。”他的理由是,“在做通道业务的过程中,公司可以学习到其他金融机构如何为实体经济服务,从而形成公司的业务特色;通道业务的实践还可以让公司对经济环境和行业冷暖保持较高的敏感。”

  不过,按照李超的最新说法,通道业务风险责任说不清楚,“虽然合同里约定原状返还,但实际运作中风险并未完全规避。现阶段给予一定的缓冲期,不是要将通道业务全停掉,要逐步压缩通道业务规模。”

  通道业务发家史

  从2012年11月第一家基金子公司获批至今年3月底,不到四年时间,79家基金子公司资产管理规模一路狂奔至9.84万亿元,超远母公司同期水平——101家公募基金合计管理资产4.50万亿元。

  成立之初,被证监会监管的基金子公司即享受到银监会的政策红利。信托公司当时被银监会要求净资本不得低于2亿元,同时不能低于各项风险资本之和,通道业务大大受限。而基金子公司除了2000万元注册资本的门槛外,并无其他资本要求。于是,它以低成本的优势逐渐抢食信托蛋糕,开始成为银行表外业务通道。

  之后,证券公司与银行开展定向资管业务也被证监会收紧,资金池业务被明令禁止,券商资管做不了的项目自动流向基金子公司。尽管证监会后来规定,只允许“一对一”专户产品的通道业务存在,但“一对多 ”以“假集合、真通道”的形式继续展业已是市场公开的秘密。

  所谓通道业务,就是基金子公司利用其牌照优势,把外部资产以产品合同的形式在内部走一个流程,自己不用进行产品设计,不直接参与资管业务,项目和客户都在信托或银行手中,相当于出租了一个通道。

  一般来说,基金子公司的通道业务主要分为两种,一是对接银行表内资产的通道业务,包括银行资产证券化、信贷资产出表、租赁资产出表、金融同业、理财产品出表;二是作为阳光私募发行产品的通道或者对接其他资产管理计划。

  据华宝证券测算,基金子公司的主动管理业务与通道业务比例大概是3:7,两类业务贡献的利润却正好相反,主动管理业务贡献的比例占到了七成。“其实通道这块业务不怎么挣钱。因为基金子公司的注册资本不高,不敢做高风险业务。做通道虽然挣得少,但是风险低。”一家基金子公司的副总告诉财新记者。

  银行系基金子公司野蛮扩张

  不难发现,截至今年一季度,管理规模前10的基金子公司中,有8家来自银行系。除前述平安大华汇通财富和民生加银资管外,招商财富资管(招商银行孙公司)、浦银安盛资管(浦发银行孙公司)、鑫沅资管(南京银行孙公司)、建信资管(建设银行孙公司)、交银施罗德资管(交通银行孙公司)、兴业财富资管(兴业银行孙公司)都是银行系基金子公司。

  据格上理财统计,目前79家基金子公司中银行系的虽只有12家,但其管理规模已经占据三成。某基金子公司人士此前告诉财新记者,银行系基金子公司的规模大部分是由通道业务“堆砌”而来,“以前是银行不能做的信托做,现在是信托做不了的基金子公司做。”

  这就不难理解,注册资本仅1.25亿元的民生加银资管,何来8000亿元管理规模。

  和公募系和券商系基金子公司相比,银行系基金子公司有着先天资源优势。“尤其是和银行合作的表内转表外业务,那些本来是需要在银行内部计提资本金的,走了基金子公司的通道就不用。”深圳某基金子公司人士此前告诉财新记者,这类业务此前都是由信托来做,但基金子公司凭借没有净资本约束抢食了部分蛋糕,“投资范围和信托几乎一致,而且基本没有产品设计的限制。”

  近期市场关注的“宝万之争”,亦出现民生加银资管的身影。“宝能系”资本运作平台深圳市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钜盛华),其持股1.92%的股东是一只有限合伙基金——深圳市宝能创赢投资企业(下称宝能创赢基金)。知情人士此前告诉财新记者,宝能创赢基金募资规模22亿元,民生加银资管作LP,深圳宝能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资100万元作GP,资金用途是增资钜盛华。

  显然,民生加银资管是通道角色。另据财新记者了解,民生加银资管计划有8亿元的理财资金流入宝能创赢基金的盘子,预期收益率6%。

  通道业务终将消亡

  李超在前述培训班上表示,一些机构大量从事通道业务、非标融资类业务,拉长交易链条、提高融资成本,部分机构还设计了比较复杂、不透明的产品,进行监管套利、政策套利,未真正创造社会价值,反而主导了金融扭曲。此外,一些机构盲目扩展业务,发展路径存在偏差。“脱离自身管控能力和人才储备,盲目扩张,重规模、轻质量,抢占地盘,无序设立分支机构,组织架构混乱。”

  李超希望机构梳理业务体系,“哪些要做,哪些是要放弃的,哪些是要收缩的,哪些是要继续扩张的,希望尽量不是以监管行政命令,而是以各家公司自觉的方式。”“有些机构子公司数目众多,链条过长,有的下面都五层公司了,管控能力不够,风险管控不到位,这些都要评估。管不了的、管不好的卖了,可以整合的进行整合。”李超表示,子公司业务范围、资本要与法律法规相适应。

  针对近期发布实施的新“八条底线”,即《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运作管理暂行规定》,李超表示,“虽然业内有声音过严,信托公司又要火了,压缩了行业的空间。从监管机构来看,如果有些业务转移到信托公司,但风险也接过去了。”

  5月中旬,《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暂行规定》和《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子公司风险控制指标指引》开始在业界征求意见,拟提高基金子公司设立门槛,实施以净资本约束为核心的风控管理和分级分类监管。

  净资本约束一方面会对业务规模的增长有影响,甚至有的基金子公司将无法开展新项目;另一方面加大通道业务成本,提高业务费用,但也会推动基金子公司向主动管理转向。

  更多高品质报道抢先看,请订阅财新出品的微信公众号“金融混业观察”。

责任编辑:李箐 | 版面编辑:王丽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