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三大国有银行投资子公司获批筹 名称更改惹遐思

2017年05月10日 10:2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银行参与此轮债转股及设立子公司,要与酝酿中的资产管理新规相统一
近期,银监会陆续公告,已经批复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子公司的筹建申请。较此前三家银行公告相比,这些子公司的名称从“资产管理”变为“金融资产投资”,这一重要变化引发市场关注。图自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吴红毓然)近期,银监会陆续公告,已经批复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子公司的筹建申请。较此前三家银行公告相比,这些子公司的名称从“资产管理”变为“金融资产投资”,这一重要变化引发市场关注。

  4月11日,银监会同意筹建建信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要求筹备组应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要求,办理筹建事宜,自批复之日起六个月内完成筹建工作。4月14日、4月25日,银监会分别同意筹建农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工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

  银监会要求,这些子公司的筹建工作接受银监会的监督指导。筹建期间不得从事金融业务活动,筹建工作完成后,应按照有关规定和程序向银监会提出开业申请。

  财新记者从多位相关人士处获悉,近期银监会批筹的这几家大行的投资子公司,正是此前四大行申报的债转股实施主体。2016年末,工农中建四大行陆续发布的公告称,拟出资成立资产管理子公司,专门经营债转股业务。

  彼时四大行的子公司名称分别为:工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农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国银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及建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其中,工行和建行的资管子公司拟出资120亿元,农行和中行的资管子公司拟出资100亿元。

  这些银行的公告口径较为一致,指出子公司的业务主要是债转股相关事宜:“拟设立的资产管理公司将统筹全集团债转股业务的开展。业务范围拟包括债权收购、债权转股权、资产处置、债转股相关资产管理等业务,但最终的经营范围将以监管部门审批为准。”

  债转股拟被纳入资管新规

  缘何名称起了变化?一位大行投行部人士对财新记者称,现在银行申请的到底是投资牌照,还是资产管理牌照,相应的业务范围是否会有调整,目前仍在和监管部门的沟通中,“故意写得不清不楚”。

  除此,财新记者还从接近监管人士处独家获悉,银行参与此轮债转股及设立子公司,也要与酝酿中的资产管理新规相统一。这或许也是银行投资子公司更名原因之一。

  多位接近监管人士对财新记者透露,由央行牵头起草的资产管理指导意见,目前在与多部委及小部分市场人士沟通后,可能会增加一些内容。比如监管就在考虑,鼓励金融机构通过资管产品参与债转股项目,支持经济结构转型和企业去杠杆。

  再比如,对于资管业务是否应由独立第三方托管的问题上,酝酿中的监管办法拟提出,具有托管资质的银行若托管子公司的资管产品,这就算是独立第三方托管。

  对此,一位资深的银行高层对财新记者指出,此番央行牵头的资管新规,应该是着眼于长期资产管理市场的建设,应是相对稳定的标准;而债转股是一个较为应急的国家政策,可能会随着形势变化而不断变化,若资管办法最终将债转股相关内容写进,有所不妥。

  银行投资子公司推进债转股

  不过,在此轮债转股酝酿的过程中,就已经有了让银行成立投资子公司,以投行模式解决的思路。其实,早在2014年,银监会一度提出允许条件成熟的银行设立理财子公司试点,但迄今没有下文。

  2016年4月,一位大行相关部门高层对财新记者透露,债转股试点将跟投贷联动试点配合,由此银行可以获得投资子公司的牌照。同时,银行或将成立新的资产管理公司(AMC),设立股权投资基金,撬动社会资本,直接承接银行债务。

  他彼时还提醒道:“这相当于给业务部门点好处,放宽一些投资权限,但这个风险隐患也是巨大的。”(见《财新周刊》2016年第13期封面报道“债转股重来”)

  国务院2016年10月下发的《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则指出,支持银行充分利用现有符合条件的所属机构,或允许申请设立符合规定的新机构,开展市场化债转股。

  在业务上,国务院文件指出,鼓励银行向非本行投资子公司债转股,或者不同银行的投资子公司之间可交叉实施债转股,但是银行不得直接持有企业股权。

  目前看来,银行在债转股的表态远多于实际业务落地。按公开消息统计,建行债转股协议超3000亿元,已投入182亿元;工行签订了七单债转股协议,涉及金额将近600亿元;农行与八家企业签订债转股协议,涉及金额达700亿元,该行行长称今年将取得实质性进展。

  此前市场有所质疑,从银行所披露的交易结构看,债转股的股,是否为“假股真债”;这样会否从“去杠杆”变成了实际的“隐形加杠杆”。

  为了防止债转股沦为企业和银行腾挪报表的手段,银监会高层在2017年监管工作会议上表示,将尽快制定新设市场化债转股实施机构试点管理办法,加强对各参与主体的行为约束,确保银行债权能够真实出售,有效实现风险隔离。(见财新网“债转股真假去杠杆 银监会强调真实出售”)

  银行今年的不良资产的不确定性,主要来自于“去产能”的进一步影响。因此,如何处置“僵尸企业”债务,特别是负债规模巨大的央企及地方国企,成为2017年银行资产质量的试金石。

  近期,中信集团原监事长朱小黄提醒,如果这一轮债转股没有能够坚持市场化这一原则,就会突破信用的底线,给所有国企扭曲的预期:负债的违约有可能受到保护。这将严重打击本身尚不完善的信用环境。(见《财新周刊》2017年第15期“银行迎变局”)

  更多高品质报道抢先看,请订阅财新出品的微信公众号“金融混业观察”。

责任编辑:李箐 | 版面编辑:陈华懿子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1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2017年05月24日    19:31
【岳阳林纸:子公司签署13.16亿元绿化工程PPP项目】岳阳林纸全资子公司凯胜园林近期签署了《泸溪沅水绿色旅游公路PPP项目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协议》,项目总投资估算约为13.16亿元。公司表示,园林绿化市政工程项目相比公司目前所属造纸行业的盈利水平高,因此,该项目将对公司以后年度的经营业绩产生积极的影响。
2017年05月24日    19:30
【中原证券分公司代销金融产品被罚】中原证券公司鹤壁分公司未经公司总部批准,擅自代销金融产品;分公司负责人周震及员工汇集不合格投资者资金,以周震和员工个人名义购买私募基金产品。河南证监局要求公司改正并开展内部合规检查。
2017年05月24日    19:28
【松发股份终止与金商祺的重大资产重组】松发股份终止与金商祺的重大资产重组,原因是重组停牌以来,证券市场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化,交易各方不断细化交易方案,就交易方式、交易价格等关键条款最终仍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2017年05月24日    19:25
【*ST匹凸控股股东补质押1.33%股份】*ST匹凸控股股东控股股东五牛股权投资基金及一致行动人五牛亥尊5月23日质押公司0.59%股本,5月24日又分别质押0.15%和0.59%股份,目前五牛亥尊已质押所持公司股份的99.85%,五牛基金持有质押所持股份的41%。
2017年05月24日    19:21
【陕西黑猫:实控人拟增持1000万股 高层自愿锁定所持股份】陕西黑猫实控人李保平拟未来六个月内择机从二级市场增持1000万股。增持后,李保平直接持有公司3.01%股权。另外,李保平还承诺其直接持有的公司1800万股股份锁定期满后延长锁定一年。同时,公司董事吉红丽、副总经理张林兴均承诺未来一年内,将不以任何方式转让持有的公司股份。
2017年05月24日    19:19
【蓝光发展控股股东补质押6350万股】蓝光发展控股股东蓝光投资控股集团5月23日将其持有的本公司63,500,000股进行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蓝光集团目前持有公司股份53.6%,已累计质押所持公司股份88.7%,占公司总股本的47.54%。上述股份质押交易系蓝光集团融资需要。
2017年05月24日    19:17
【方正富邦减持天海投资1.38%股权】方正富邦管理的资管计划5月23日减持天海投资1.38%股权,减持后,方正富邦管理的两个资管计划仍持有公司9.68%股权。
2017年05月24日    19:12
【退市整理期首日 新都退近四成股本跌停板上欲出逃】即将退市的新都退(000033.SZ)进入退市整理期首个交易日,以跌停价报收7.16元/股,全天成交2177手。交易明细显示大量投资者欲出逃,收盘时卖一位置上封单有179.6万手,约占总股本的40%。新都退股票将在退市整理期交易30个交易日后摘牌。(记者 朱亮韬)
2017年05月24日    19:08
【特变电工:将实施配股 6月1日至8日停牌】特变电工将实施配股,拟向登记在册的公司全体股东按照每10股配售不超过1.5627股的比例配售A股股份。根据规定,6月1日至6月7日为配股缴款期,缴款期公司股票停牌;6月8日为登记公司网上清算期,公司股票继续停牌一天;公司将于6月9日复牌。
2017年05月24日    19:06
【新华社:穆迪调降中国评级存在三大误判】穆迪调低中国评级的观点存在对中国经济明显的误读和误判,评级结果存在偏差。首先,中国实体经济债务规模不会快速增长;其次,穆迪认为中国相关改革措施难见成效,经济增速将持续放缓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低估了中国政府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适度扩大总需求的能力;第三,中国政府的资产负债表比大多数新兴经济体都要健康,中国政府持有的金融资产远超负担的金融债务,中国拥有充足的“财政火力”来管理债务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