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特稿|徐翔案落幕 “股神” 褪色

2017年01月27日 08:11 来源于 财新网
徐翔灿烂的股市生涯,因审判日到来而变得黯淡无光。他因帮助上市公司大股东炒高股价、减持套现等行为,被定性为中国证券市场首例信息型市场操纵案
徐翔 资料图

  【财新网】(记者 岳跃)2017农历丁酉鸡年前四天,轰动中国证券市场的“私募一哥”徐翔案终于落下帷幕。这距徐翔2015年11月1日从宁波杭州湾跨海大桥上被司法部门带走,已经过去448天。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1月23日一审宣判,徐翔、王巍、竺勇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有期徒刑三年、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同时并处罚金。

  20天后,徐翔将满40岁。此案之前,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是中国证券私募基金中“神”一样的存在。从早年的宁波解放南路敢死队传奇操盘手,到2009年转型私募基金管理人,创建泽熙,再到2015年,泽熙旗下的多个产品一骑绝尘,连续高居收益排名前列。据私募研究机构格上理财发布的“2015年前三季度中国阳光私募基金巅峰榜”,在徐翔被查当年,在8月股灾发生之后,泽熙投资仍以平均217.54%的收益率位居股票型阳光私募之首,远超第二名神州牧投资的94.43%。

  泽熙旗下产品几乎不通过常规销售渠道对外开放,投资者要靠发动各种关系来获得泽熙发行的基金份额,这才有了所谓权贵资本与泽熙联手的传闻。也因此在徐翔出事后,据说不少客户竟不敢来过问被冻结的资产情况。根据法庭目前公布的信息,徐翔以自有资金注入泽熙产品账户操纵股价,但并未披露产品中多少是客户资产,更没有涉及客户的资金来源问题,“据说是一团乱账,理不清楚。”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

  现在看起来,泽熙的骄人业绩主要是徐翔及其团队剑走偏锋的结果,未必直接来自与所谓权贵资本的结盟。但和上市公司高管密切合作,是确保其二级市场超额收益的关键。这有点让人们对“股神”的真相多少感到失望。

  2016年12月5日至6日庭审时,青岛检察院指控,2010年至2015年,徐翔单独或伙同王巍、竺勇,先后与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或实际控制人(均另案处理),合谋控制上市公司择机发布“高送转”方案,引入热点题材等利好消息;徐翔、王巍基于上述信息优势,使用基金产品及其控制的证券账户,在二级市场进行涉案公司股票的连续买卖,拉抬股价;徐翔以大宗交易的方式,接盘上述公司股东减持的股票;上述公司股东将大宗交易减持的股票获利部分,按照约定的比例与徐翔等人分成;或者双方在共同认购涉案公司非公开发行的股票后,以上述方式拉抬股价,抛售股票获利,或实现股票增值。

  法院并未公开披露追缴赃款和罚金的具体数额,只宣布徐翔和王巍的赃款全部被追缴,竺勇的赃款部分被追缴。据财新记者了解,徐翔、王巍、竺勇三人累计动用400余亿元资金操纵股票股价,非法获利约70亿元。

  尽管因证据不足,正式批捕时涉嫌的内幕交易罪终不成立,但在已被定性的证券市场操纵罪中,仍有不少问题备受市场关注:客户资产因泽熙操纵市场而获得的超额收益部分,权属是否属于客户,是否需要退回?泽熙接盘上市公司大股东的股份很快在大宗交易转让时,转让给了谁? 卷入市场操纵的13家上市公司高管应如何追责?以及对徐翔案逾百亿元罚金的依据是什么,如何判断这一罚金是否合适?

  这些疑问,至今盘桓不去。

  13组操纵案

  几经缩减后,最终公布的徐翔案情,仅留下针对13家上市公司股价操纵的指控。

  2014年11月,原因不明,徐翔把工作重心从上海转到北京,在外资投行林立的英蓝国际金融中心,设立泽熙北京分公司,这里离中国证监会所在的金融街富凯大厦不足800米。徐翔周一到周四在北京工作,周五坐高铁回上海。目前,泽熙在上海和北京的办公室已被查封。

  据财新记者独家了解,那个时候泽熙的异常表现已经受到了监管当局的高度关注。尤其是在2015年夏天的股灾后,大跌之下仍能赚钱的泽熙成为众矢之的,还没等证监动手,上海公安部门已经介入。和以往的证券市场操纵案总是以证监部门的调查认定为前提不同,这次的徐翔案,是政法委系统的司法部门独立办案,后由公安部指定青岛公安局管辖,侦查过程中让证监会针对每一个案子补充出具了确认市场操纵的行政鉴定意见。庭审中,公诉人出具了13组1000多份证据,其中,证监会的鉴定意见被作为重要证据,对徐翔等人的定罪仍是以此作为依据的。

  据财新记者独家了解,此案是审计署在审计某证券公司时,发现徐翔有给上市公司大股东汇款的行为。这一线索经报告后,当局决定让公安部对徐翔立案,是为此案调查的开始。而最终案情也是从调查徐翔和所投13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关系中突破的。

  徐翔案涉13家上市公司及相关高管,几乎全部为上市公司董事长和董秘这样的关键职位。这13家出现在徐翔案起诉书中的上市公司分别为美邦服饰(002269.SZ)原董事长周成建,文峰股份(601010.SH)董事长徐长江,华丽家族(600503.SH)原董事长王伟林、大股东上海南江集团原董事长王栋,乐通股份(002319.SZ)原董事长张彬贤,明牌珠宝(002574.SZ)董事长虞兔良、原董秘曹国其,东方金钰(600086.SH)原董事长赵兴龙、原董秘顾峰,鑫科材料(600255.SH)实际控制人李非列,上海新梅(*ST新梅600732.SH)原董事长张静静、董秘何婧,向日葵(300111.SZ)实际控制人吴建龙、原董秘杨旺翔,金科股份(000656.SZ)原董事长黄红云,万邦达(300055.SZ)董事长王飘扬、原董秘龙嘉、财务总监李继富,中弘股份(000979.SZ)原董事长王永红、董秘金洁,赛象科技(002337.SZ)实际控制人张建浩、原董秘朱洪光、大股东天津赛象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财务主管刘桂荣。

  13家上市公司的高管,主要为董事长和董秘这样的关键职位,显然主要代表的是大股东的利益。

  据财新记者了解,这些被另案处理的涉案上市公司高管,已经将非法获利回吐,部分已取保候审,青岛中院未公布相关进展。目前,有关高管已在上市公司辞职,预计只涉及个人责任,应不会涉及相关上市公司。

 

  更多高品质报道抢先看,请订阅财新出品的微信公众号“金融混业观察”。

责任编辑:凌华薇 | 版面编辑:李丽莎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5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