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独家|余额宝天量低迷 天弘基金大数据谋变

2016年09月03日 11:2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余额宝收益率降至业内平均水平,但规模仍在增长。8505亿天弘基金除了余额宝,只有300亿其他产品,且收益欠佳。智能投顾和大数据如何能助力天弘基金的转型?
余额宝不再是昔日的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从2014年1月1日的高点6.74%,降至如今的2.318%。 东方IC

  【财新网】(记者 岳跃)拥有余额宝的天弘基金以规模论,依然是公募基金一哥。据“天弘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2016半年报,截至6月30日,天弘基金同期管理总规模8505亿元。和管理规模排名第二的华夏基金5157亿元相比,天弘基金超出近3400亿元。

  截至6月30日,余额宝的资产净值达8163.12亿元,占天弘基金同期管理总规模8505亿元的95.98%。

  然而,余额宝不再是昔日的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从2014年1月1日的高点6.74%,降至如今的2.318%。即使在货币基金行业的收益排名里,余额宝已在百名之外,距离排名第一的货币基金超过3.7%的收益率,差距颇大。

  余额宝2013年6月13日成立至今,创造了公募基金业的神话。余额宝的管理者天弘基金在被支付宝(现名蚂蚁金服)收购后,实施了全员持股,推出了余额宝,绑定支付宝,在短短半年内就成为收益率最高、规模最大、用户数量最多、买卖最方便的货币市场基金,引发巨大关注。2014年1月收益最高达到6.38%,规模快速增长,2014年底规模达到5789亿元。2015年一季度,央行近期首次大规模降准,市场利率逐步走低,包括余额宝在内的货币市场基金收益率都在逐步下沉。

  但余额宝的规模仍在增长,只是增速有所放缓。天弘基金产品部总经理李骏,日前在接受财新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货币基金得拆成两块看,一块是个人投资者,一块是机构投资者。今年上半年,尤其是春节前后和6月份,以机构回撤为主,但个人还是增加的。目前各个机构的货币基金普遍有10%到30%的回撤,但余额宝的增速还是保持在10%以上。”

  因此,天弘基金仍以旗下产品总利润87.62亿元排基金公司第一。然而,如果除去余额宝的贡献,天弘旗下基金产品上半年亏损5.83亿元。这不是一张特别漂亮的答卷。

  “容易宝”不容易

  从基金利润看,余额宝以93.44亿元居上半年所有基金产品利润榜首。天弘基金也以旗下产品总利润87.62亿元排基金公司第一。这说明,如果除去余额宝的贡献,天弘旗下其它基金产品上半年亏损5.83亿元。市场普遍关注,天弘基金将如何在权益类产品上发力。

  李骏表示,权益类产品需要一个积累的过程,“天弘基金原来的产品线一直以固定收益为主,2013年开始做余额宝后,才开始真正做权益类产品,现在经历时间比较短;另外,市场上权益类产品发行规模最近几年一直在缩减。我们现在已经发行了19只‘容易宝’指数基金系列产品,以满足投资者分享经济增长的投资需求。”

  不过,也有市场评论称,天弘基金发力指数型产品,是在有意规避其主动管理能力上的不足。

  李骏对此表示,“国际上的大牌基金公司,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被动产品。这是一个经营的问题,比方说,市场中有粤菜馆、川菜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定位。有人说天弘基金是兰州牛肉面,但是兰州牛肉面经济实惠、吃得饱,而且还有利润,其实这是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我们追求正常的商业和经营逻辑,不追求标新立异的单个成绩。”

  过于依赖余额宝而其它方面的管理能力不足,在货币基金增速放缓和权益类产品不足的情况下,有市场人士担心天弘基金规模第一的位置不保。

  李骏表示,资产管理行业永远是山水轮流转,有了更好的经营方式,总规模谁超过谁,这都是客户和市场自然选择的过程。“我们肯定沿着自己既定的经营思路布置产品线,尽量用我们的方式满足客户的需求。”

  试水发起式基金

  值得一提的是,天弘旗下19只“容易宝”指数基金系列产品都是发起式基金。从规模上看,截至上半年,仅“天弘中证500指数”“天弘沪深300指数”“天弘创业板指数”的规模分别达到7.28亿元、7.09亿元和1.30亿元,其余16只的规模都在1亿元之下。

  根据现行规定,发起式基金成立满三年后,如果基金资产规模低于2亿元,基金合同将自动终止。今年以来,已有国联安、西部利得、华宸未来等多家公募基金旗下的发起式产品拉响清盘警报。

  李骏表示并不担心,“这19只发起式基金都没有快要到期,最近的还有一年半以上。发起式基金在国外叫种子基金,就是试验田。既然是试验田,就要像育种一样,允许有的成功、有的淘汰掉。现在看到的规模,不等于到期时的规模,因为随着资产配制、智能投顾等等,之后这块会有很高的配置需求。当然我们也会逐步去审视,哪些有市场前景,哪些没有市场前景。应该从整体上来看待发起式基金,而不是以单只产品,单只产品消亡很正常。”

  发起式基金将投资者和基金管理人利益捆绑,这种安排曾被市场寄予厚望。不过,今年以来,这19只产品仅“天弘中证食品饮料指数”净值回报为正,达1.84%,其余18只基金都为负。尤其是“天弘中证计算机指数”和“天弘中证休闲娱乐指数”,今年以来区间收益下跌超过20%。

  李骏表示,从行业发展看,发起式基金清盘和收益预期没有直接关系。“育种是一个自然淘汰的过程,目标一定不是全活。通过几拨实验育种出来了一个东西,那就是成功,这才是发起式基金的本意。从目前看,天弘基金有三只发起式基金规模超过两个亿,并且背后都是组合销售、策略销售的广泛应用,应该说这次的试验是非常成功的。”

  销售端的智能投顾

  近期,天弘基金的多位高管频繁现身智能投顾主题活动,为自家产品站台。天弘将在直销平台上发力智能投顾,具体做法是为客户提供不同的策略和组合,在检验效果和收集用户反馈后,进一步调整优化策略组合。

  天弘基金副总经理周晓明此前对财新记者表示,这是一种基于公募基金产品,运用组合策略等方式,针对客户具体需求,借助电商技术和大数据技术等新技术,将投资顾问服务模式化、产品化,并将之以良好体验在线呈现的产品和营销服务方式。

  在李骏看来,无论从EPS的角度还是PE角度出发获得更好的投资策略,都属于投资端,“但我们现在其实做的都不是这个。中国市场其实不缺少Alpha,市场年化回报率20%多,并不低,但是波动率有40%多,我们现在是把40%多的波动通过资产配置和策略把它降下来。”

  “无论是组合销售还是策略销售,天弘基金都是最早参与的一批。但我们的目标不一样,切入点不一样。说白了,不是投研主导。很多公司都是从投资端角度做了很多东西,Alpha是投研的圣杯,谁都追求永恒的Alpha,这可以理解。而我们现在的目标是解决客户的痛点,以客户导向出发,最后也符合长期理财的经营方针。客户最担心最不解的是,为什么我投半天,你们说基金业绩那么好,投半天我不挣钱。没法劝客户长期投单品,我们的智能投顾着力点就是在这个环节。”李骏说。

  借力大数据

  周晓明此前告诉财新记者,“从余额宝业务开始,天弘跟蚂蚁金服和阿里平台密切对接,有一些积累和经验。我们现在有行业里最大的数据,就是余额宝客户行为的数据。在IT系统方面,2013年余额宝上线后,我们很快就把主要技术系统布局到阿里云上,用云存储、分布式的方式来构建IT系统。”

  余额宝在其半年报中称,利用大数据分析的优势,和投资研究有机结合起来,对组合的申购赎回情况,通过资产品种的选择与久期匹配来保障组合的流动性,并且在资金紧张的时点积极布局,拉长久期,同时抓住时机提前配置存单,以提高组合的收益。在投资策略上,半年报称,会根据大数据分析的结果动态调整组合资产配置,在风险可控的基础上,努力抓住市场波段机会。

  据天弘基金介绍,该公司目前已经成立了业内首个大数据中心,拥有百亿级以上的数据处理能力,可以用数据模型描绘出用户肖像和用户习惯。天弘大数据中心的运算能力可以达到每356秒360亿条,平均1秒可处理1亿条信息。

  为了将大数据应用到投研中,天弘还开发了“信鸽”系统,可以通过垂直搜索结合网络爬虫技术,实时抓取上市公司新闻和公告。“鹰眼”系统可以智能分词、情感学习,对债券主体、上市公司、存款风险、债券等级变化、公司关联关系的互联网舆情变化实时监控。

  更多高品质报道抢先看,请订阅财新出品的微信公众号“金融混业观察”。

责任编辑:凌华薇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