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金融要闻正文

资产证券化风险多 机构热议风控关键

2016年04月07日 19:33 来源于 财新网
基础资产、交易结构及操作风险多,券商不能只做承揽承销,应该“既管生也管养”

  【财新网】(记者 岳跃)“券商不能只做承揽承销,应该‘既管生也管养’。”4月7日在北京召开的2016年中国资产证券化论坛年会上,众多机构自我把脉,剖析基础资产、交易结构及操作等方面存在的诸多风险隐患,并提出了风控建议。

  交银国际信托资产证券化部总经理助理邓竞魁说,在拿到一个产品时会从三个方面去考察,“第一是看基础资产是什么,第二是看交易结构长什么样,第三是看谁是参与者。”他进一步解释道,交易结构主要是看交易结构的完备性和交易安排的可行性,参与主体会看律师、评级机构、受托机构、券商等都是谁,“现在更多人关注的是原始权益人是谁,比如是不是央企等等,虽然这会反映在定价水平上,但其他的参与主体同样重要。”

  关于基础资产的风险,第一创业摩根大通证券投资银行部执行总经理王学斌表示,“泛资产证券化”问题应该引起重视。“是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够拿来进行证券化?如果这里面没有严格的边界,今后可能会出现很大的风险。”他提醒,要注意经济下行和违约增加的情况下基础资产的筛选。

  他同时表示,如何进行信用风险的识别目前也是一个难题。“资产池的状况,比如违约率、损失率,这些怎么去计量,其实是很复杂。但是现在都还不是很透明,大家都糊里糊涂。”

  关于交易结构上存在的风险,中诚信国际金融业务部总经理闫文涛认为,主要体现在资金混同、抵消、流动性、早偿和操作等多个方面。此外,由于此类产品主要是金融机构在发行,声誉风险也包含在金融机构自身的信用中。

  国泰君安证券债务融资部董事吴迪珂认为,资产证券化首先是一个法律问题,其次才是金融问题,因此要注意基础资产和交易结构的法律风险。“例如收益权在法律上目前没有规定,所以能否参与企业破产财产的分割就是不确定的。这就是一个风险。”

  不过,闫文涛同时表示,信贷资产证券化参与主体相对固定,基础资产种类相对集中,交易结构高度相似,因此更多的体现为基础资产的信用风险;根据已发行的信贷ABS统计,违约率在万分之三左右,最高仅为0.27‰。

  在操作风险和道德风险方面,吴迪珂表示,黑天鹅事件往往发生在此。他建议,在做收益权类项目时,应更多看担保主体的信用;在做小贷类资产或租赁类资产项目时,要看原始权人自身的经营状况是不是规范。“证券公司应该识别风险,把风险揭露给市场,帮助市场给风险定价。”

  恒泰证券金融市场部高级总监胡莹建议,券商做资产证券化业务除了要有承揽、承做、承销团队之外,一定还要有一个成熟敬业投入的后督团队来做存续期的管理工作。“虽然这是一个绝对的成本中心,不会制造任何利润,但是它能做本息兑付、循环池的循环购买、合格资产的筛选,更多金融创新情况下,券商的职责都是由后督团队在承担。”

  王学斌也认为,券商应该承担起更多责任,比如参与评级公司的跟踪评级,“这是加强控制风险的一种手段。”他还表示,出现风险后虽然目前已经有持有人大会、表决机制等应对方案,但大多并没有真正启动。怎么去实践,还有待研究。

  中信证券的统计,2012 年以前,中国信贷资产证券化产品发行总量为667.21亿元,2012年重启之后至2015年,发行总量为7206.92亿元,占同期整个债券发行量的1.62%。2016年以来已累计发行454.37亿元。交易所专项计划方面,2011年重启后至2015年,共发行280单,发行总量为2846.67亿元,占同期整个债券发行量的约 0.40%;2016年3月以来已发45单,发行321.18亿元。■

责任编辑:李箐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六一 朱鹤新 天津港 苏黎世 金融街 曲美家居 中国金融风险 e速贷 中原信托 惠州e速贷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日本外相将访华 上海送奶车侧翻 程博明最新消息 易乾 汶川大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