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外资撤出中资银行 获利还是逃离?

2017年01月05日 08:37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填补亏空、提升资本充足率、获得投资收益是外资银行选择退出的三大考量因素

  【财新网】(记者 吴雨俭)又一外资银行清空其所持有的中资银行股份。近日,澳洲四大行之一澳新银行宣布,已与两家中国公司达成协议,出售其所持有的上海农村商业银行(下称上海农商行)20%股权。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有关外资行撤出中资银行的新闻屡现,而诸如“唱空”等相关论断也随之不断发酵。对此,多位银行业及分析人士向财新记者表示,唱空之说并无根据。尽管中国银行业目前面临诸多考验,但在整个国际银行业都不景气的背景下,发展仍然相对较好。而填补亏空、提升资本充足率、获得投资收益,则是外资银行选择退出的三大考量因素。

  澳新银行沽清上海农商行

  2017年1月3日,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银行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澳新银行)发出公告称,已与两家中国公司达成协议,出售其所持有的上海农商行20%股权,交易总额约为91.90亿元。这两家公司均拥有海运业务背景,分别是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远海运),和上海中波企业管理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中波),后者为中波轮船股份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该交易案反应了我们战略调整的走向——精简业务,并提升资本效率。”澳新银行副总裁Graham Hodges表示,“这能让我们专注于在亚洲银行间机构的业务。”公告称,该交易案预计提升澳新银行普通股权一级资本充足率约40个基点。

  事实上,澳新银行计划退出中国银行业的消息早在2016年11月份就已传出。据澳大利亚媒体ABC News报道,澳新银行很有可能退出两家在中国的合资企业,这两家企业分别指向的了上海农商行和天津银行。

  财新记者就下一步是否将退出天津银行作出询问,澳新银行发言人Paul Edwards回应称,鉴于天津银行在2016年3月在香港上市,澳新银行持有的12%的股权需待12个月禁售期满后才能予以出售,目前推论是否退出还为时尚早。

  外资银行撤出并非“看空”

  外资行对中资行进行减持或清空的动作,早在2009年就已开始。彼时正值2008年金融危机过后,国际金融机构面临着严峻的资本压力和财务困境。

  瑞士银行于率先拉开了出售中资银行股份的序幕,2009年1月该行以8.35亿美元出售了所持中国银行1.33%的全部股权。两周之后,苏格兰皇家银行集团也出售了其所持的中国银行股权,套现16亿英镑。同年,美国银行也减持了其在建设银行拥有的股份,并在接下来的几年内持续减持。

  针对上述此举,市场普遍认为因受金融危机的冲击,欧美金融机构急于通过出售股份“套现救急”,应付其严重的财务困境。

  2013年5月,高盛集团以每股5.47-5.5港元的价格,配售总值约11亿美元的工行H股,至此高盛已出清其在工行的所有股份。而同年9月,美国银行也在沽清了其在建设银行的股份。

  外资银行的清场脚步并未停下。2015年底,德意志银行宣布将其在华夏银行所有股份全部出售给人保财险,交易价格在230亿元到257亿元人民币之间。西班牙对外银行(BBVA)在1月减持中信银行股份至5%以下后宣布,将出售剩余4.7%的股权。另外,恒生银行也两度减持兴业银行近10%的股份,净收益超100亿港元。

  2016年,花旗集团与牵手十年的广发银行作别,将20%的股权转让给中国人寿,获利近140亿元人民币。淡马锡亦在同年减持建设银行5.55亿H股股份,持有股权降至5%以下,并表示未来12个月内不排除增持或继续减持建设银行股份。

  有关外资行撤出中资银行的新闻屡现,而诸如“唱空”等论断也随之不断发酵。对此,多位银行业及分析人士向财新记者表示,唱空之说并无根据。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董希淼指出,尽管中国银行业目前面临着盈利增幅放缓、不良攀升等诸多考验,但在整个国际银行业都不景气的背景下,中资行的发展仍然相对较好。

  填补亏空、提升资本充足率、获得投资收益

  各家外资银行选择清空中资行股份的原因不尽相同。除上述提到的通过“套现救急”填补亏空的因素之外,全球银行业监管标准《巴塞尔协议Ⅲ》提高了银行在资本充足率方面的规定,也是外资行选择减持的重要因素之一。

  Paul Edwards向财新记者表示,金融危机之后,各国监管在《巴塞尔协议Ⅲ》的规定下,都要求银行必须持有更多的资本金、更高的资本充足率以应对风险。与此同时,新规定的计算标准却使得外资行在中资行持有的少数股权,需要耗费更多的资本占用,这是外资银行近年来退出中资银行的主要原因之一。

  所谓少数股权,是指没有获得实际控制权的股份。根据我国现行政策规定,单一外资股东在中资银行的持股比例不得超过20%,因此外资行投资中资行,均属于少数股权范畴。

  社科院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表示,许多国家的监管机构基于风险因素的考量,并不鼓励本国银行持有其它国家银行机构的少数股权。而《巴塞尔协议Ⅲ》对少数股权严格扣除资本的计算对银行损耗很大,这对银行整体资本收益率将产生不利影响。

  他指出,银行为达到监管对资本充足率的要求,一般会采取两种方式:一是把投资收益进行变现直接补充资本,二是削减其在境外的业务,换言之即战略调整,通过收缩风险规模来减少资本占用。

  另外,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外资银行通过出售中资行股份获得了不菲的增值收益。曾刚表示,外资银行作为战略投资者,实际上还是以投资为目的。在整个中国银行业上升期间长期持有,其资本的增值幅度也不小,把长期战略投资变现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目前工农中建交五大行中,仍有汇丰银行在交行的18.7%的持股,以及渣打银行在农行0.37%、三菱东京日联银行在中行0.19%的少数持股。另外,于2016年9月在港上市的邮储银行,在2015年12月也引进了十家战略投资者,其中就包括了涵盖美洲、欧洲、亚洲的三家领先商业银行——摩根大通、瑞银和星展银行。

  更多高品质报道抢先看,请订阅财新出品的微信公众号“金融混业观察”。

责任编辑:李箐 | 版面编辑:王丽琨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