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债市重挫源于影子银行的流动性危机

2016年12月25日 09:46 来源于 财新网
同业业务及大量委外的资产配置必须受到更严格和全面的管控,在影子金融体系规模萎缩的过程中,可能还会有进一步的风险暴露,这一过程不会一帆风顺

  【财新网】(记者 吴红毓然)12月中旬的“债灾”风波,特点在于金融市场机构之间相互拆杠杆,连锁反应剧烈。令无数观察人士担忧的是,这反应了银行业脆弱、“影子银行”风险加剧的情况。

  近期,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表示,这次“债灾”,表面上是内外宏观因素引发的利率水平上升,本质上是商业银行在同业科目下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一次大规模挤提,这导致了严重的流动性危机,并存在清偿力危机的潜在风险。

  高善文指出,这虽然发生在影子银行体系内,但从机理和本质上看却是一场标准的银行危机,与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机理高度相似。随着中央银行的介入和干预,流动性危机得到控制和化解。

  大多数分析师均指出,银行同业活动的极大扩张,加剧了金融市场波动和流动性的复杂性。正如高善文所说,商业银行通过同业科目,以申购货币债券基金和委外为渠道,通过后者加杠杆、拉长久期和提升风险暴露为手段的影子银行快速扩张,对债券市场形成了严重扭曲。

  中国银行业理财报告显示,2013年银行理财规模才10万亿元,同业理财几乎可忽略不计;但今年银行理财已经逾25万亿元,同业理财也大幅攀升至4万亿元,占银行理财的比重也从3.57%大幅提升至15.03%。

  “这些同业投资,与影子信贷活动相关联。”12月24日,标普全球评级信用分析师廖强对财新记者指出,同业理财膨胀上升,也是为了追求收益率比较高的影子信贷,“金融机构挣两笔钱,一个是期限错配的钱,一个是风险溢价的钱,银行用比较短期的去配久期比较长的资产。”

  “流动性趋紧归根结底是一个国内问题,源自国内信贷增长过猛,以及一系列控制影子银行活动的政策措施。”廖强分析称,将公共部门债务算在内,今年以来中国信贷总额已增长17%至18%,比中国广义货币增长幅度高5至6个百分点。这说明年内迄今储蓄增量不足以支持贷款增量。

  “国债收益率一直在上升,涨了大概70个bp左右,但实际上全国国债收益率上涨幅度都差不多,但只有中国债市出现了特殊情况。”廖强认为,这一根本原因,在于中国金融业越来越严重的影子银行活动。

  因此,标普最新报告指出,虽然目前银行业的融资缓冲空间仍然不小,然而在信贷增长持续高于GDP增速的过程中,融资缓冲空间也在减少。如果在没有足够缓冲的情况下,中国银行业将更容易受到金融市场波动的冲击,决策者在运用货币政策去应对流动性冲击时的灵活性也将下降。

  廖强认为,中国决策者可能会容忍债券市场波动性适度加大,以求打击高风险的“利差交易”或信贷活动。而随着通胀率的上升和信用风险溢价的扩大,债券收益率可能也会继续上升。“中国债券市场有序调整,很可能是中国政府所乐见的。决策者对现时的资产泡沫风险深感忧虑。”

  高善文认为,2012年以来中国的金融体系变得越来越不稳定:2013年“钱荒”,2015年“股灾”、“汇灾”,2016年的“债灾”。这些金融风波与影子银行从无到有的急剧膨胀,以及没有受到合理的监督和管控密切相关。

  他认为,活跃的金融创新表明金融机构在商业化改革方面取得了长足的成效,但监管体系难以适应这一巨大变化,监管能力落后于市场的发展,这是金融体系近年来风波不断的根源。他认为,必须正视影子银行的存在及其越来越大的潜在问题和风险,在监管权责分配、资本缓冲、杠杆比例,流动性救助,透明度,以及估值规则方面釆取强有力的监督措施。

  他强调,按照这样的思路和原则,同业业务及大量委外的资产配置必须受到更严格和全面的管控,在影子金融体系规模萎缩的过程中,可能还会有进一步的风险暴露,这一过程不会一帆风顺。

  “由于清偿力方面的不确定性和其他一些内在的制度缺陷,在未来影子银行去杠杆的过程中,债灾再次重演的可能性无法排除。”高善文说。

  更多高品质报道抢先看,请订阅财新出品的微信公众号“金融混业观察”。

责任编辑:李箐 | 版面编辑:邱祺璞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1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