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黄育川:如何评价亚投行是否成功

2016年10月29日 08:33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亚投行若能促动世行、亚行等机构改变其低效政策及常驻执董会实践,其存在“就很值了”
2015年10月14日,2015财新纽约峰会,世界银行中国业务局前局长、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育川(左二)。 财新图片

  【财新网】(记者 王力为)从经济、全球的角度看亚投行大获成功的终极标准是什么?

  世界银行中国业务局前局长、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育川认为,最终应该看的不是亚投行自身,而是其他机构,是否改变了现有的、总体较为低效的政策,是否改变设立常驻执董会的实践。

  他在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指出,亚投行的首批项目大多数是联合融资项目,采用的多是联合融资伙伴,即现有发展机构的政策。这一做法是希望平息潜在的批评,美国等其他国家一直存在亚投行不会采用高标准的担忧。先通过联合融资,采用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等机构的标准,过一段时间,人们会认为,这不再是个问题了。

  亚投行于6月批准了其第一批项目后,最新的两个分别位于巴基斯坦和缅甸的电站项目也已获批。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于10月26日到访缅甸,与该国领导人会面。

  10月19日,亚投行国际咨询委员会首次会议在北京举行,11位委员中有约一半为各国前首相或部级高官。委员之一、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近日表示,日本政府表面批评亚投行,私下谋求加入。他个人认为日本应该先于美国走出这一步。

  黄育川告诉财新记者,他会继续为亚投行提供非正式的咨询建议。在他看来,中长期来看更重要的问题是,怎么知道办亚投行获得了成功?其相对现有机构的附加价值何在?

  从政治上来说, 价值可以在于项目、贷款推进良好,没有遭遇问题或争议,“这证明中国发起主导的机构能够取得成功,这可以是中国的一个目标。”他说。

  不过从经济视角,或全球的角度来说,很多人会说亚投行能帮助满足目前未被满足的巨大基础设施需求。“但是问题在于,为什么不可以是现有机构多贷一点,并不一定要亚投行来完成。”

  他表示,自己并不认同这类“未满足需求”论点。不同机构测算得出的亚洲几万亿的基础设施需求,是计入了所有相关地域内可能需要的基础设施, 但是,这其中的很多地方收入水平低、经济活动有限。在这些地区变富裕之前,高质量、完备乃至超前的基建并不必要。

  同时,还存在一个成本问题。他指出,如果建这些基建的成本是0,当然都可以算作需求。但是如果有成本,比如平均每年5%——来自建设、征地,乃至制度障碍等方面,那很可能就没有这个需求,因为借钱建基础设施很可能划不来。

  评价亚投行到底成功与否,应该看世行、亚行等现有机构的政策是否最终改变,变得更有效率,更有竞争力。

  从这个意义上说,亚投行已经取得一定的成功。8月初,世行新的环境和社会保障框架,在历时四年的拉锯后终获批准。

  而最终极的测验在于,能否促动其他机构取消常驻董事会。亚投行与绝大多数现有机构的一大区别是没有常驻董事会。这在他看来是好的实践。没有哪个企业有常驻董事会,董事会基本都是过一段时间开一次会,其角色绝非参与机构的日常运作。

  但是在世行、亚行等发展机构,每个执董都会插手业务和管理,由于执董们天天呆在机构里,总得多做点东西,通常会撰写极为复杂,几乎可以用滴水不漏来形容的报告,这一实践的时间和金钱成本巨大,让这些银行作为一个机构的运作变得低效。

  不过,处于位置不同的人,观点也不尽相同。 亚行前美国执行董事罗伯特·奥尔就曾在8月撰文表示,有一个常驻董事会将有助于解决公民社会组织的各种关切。

  黄育川认为,如果许多年后,人们看到亚投行没有常驻执董会,但是贷款质量看起来还不错,放贷速度较快,也没有出现显著的问题,会想,“为什么其他多边机构还要有常驻董事会?如果其他机构在这一点上最终做出改变,那全球多一个亚投行,就很值了。”

  更多高品质报道抢先看,请订阅财新出品的微信公众号“金融混业观察”。

责任编辑:李箐 | 版面编辑:陈华懿子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