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金融要闻正文

朱光耀:全球金融格局复杂 加强各国协同合作

2014年11月03日 14:16 来源于 财新网
目前全球经济的不稳定、不确定、不平衡和脆弱性相当突出,应加快国际金融治理结构的进程
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 CFP

  【财新网】(记者 张宇哲)在近日于北京召开的国际金融论坛(IFF)2014全球年会上,对于如何完善国际金融新格局,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认为,当前全球经济的不稳定、不确定、不平衡和脆弱性相当突出,应尽快实施2010年形成的国际货币基金改革方案和治理结构改革方案,“国际金融治理结构的进程,须向前推进,这是现阶段国际金融体系能够有效运作的重要政策基础和机构基础”。

  朱光耀表示,面对国际金融新格局,应准确把握当前国际经济的真实状态,并在此基础上做出判断并协调政策。

  从目前看,在雷曼兄弟破产六年之后,国际金融危机的阴影还没有完全摆脱。201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三次调整对全球经济的预测,不久前IMF把全球经济增长率调低到3.3%。同时国际贸易组织(WTO)又把全球贸易增长量下调至3.1%,较过去20年全球贸易年平均增长5.2%有很大差距。这两组直接数据说明,全球经济低增长,贸易增长又比经济增长还要低,而且大大低于过去20年的年均平均增长率。“这就提醒我们,目前全球经济的不稳定、不确定、不平衡和脆弱性相当突出。”

  全球经济分化

  2014年这种不平衡性表现在,危机爆发之后作为整体推动全球经济增长亮点之一的新兴国家市场也出现了分化:金砖国家中俄罗斯、巴西的2014年经济增长率分别只有0.2%、0.3%,中国和印度则保持了较高的经济增速。

  具有鲜明挑战的,也是我们担心的,IMF在报告中明确指出欧元区2014年只有0.8%的增长,而作为欧洲经济的两个关键大国——德国和法国,其增长率分别为1.4%和0.4%。在这种情况下,欧洲失业率仍居高不下,特别是年轻人的失业率居高不下。

  IMF原来预测日本2014年的经济增长率是0.9%,但是日本央行行长日前将其经济增长率下调至0.5。,这无论是对日本经济,还是对全球经济增长来说都不是好消息。安倍政府的“第三支箭”即结构调整看起来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IMF一方面保持了对今年中国经济7.4%增长率的预测,明年对中国的预测也没有较大调整,为7.1%;另一方面,把美国的经济增长率从原来预测的1.7%调高到2.2%。那么在全球经济增长方面,实际上中美两国承担着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部分。

  通缩风险

  朱光耀指出,从美联储、欧洲央行、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中可以看到,主要发达经济体中也出现了根据自身经济基础不同,而实现不同利率水平的明显态势,这是必须密切观察的现象。

  在雷曼破产六年之后,作为一个经济周期来看,当前的全球利率水平,处于“二战”之后历次经济周期复苏阶段最低的水平。“这一方面反映出复苏进程极为缓慢,另一方面也显示出了通货紧缩的危险。”朱光耀称,过去通缩长期表现在日本,但是目前这种风险对欧洲经济的冲击也非常大,毕竟欧洲0.3%-0.4%的年通货膨胀率太低。

  在朱光耀看来,目前所有的主要发达经济体设定的2%通胀目标都无法实现,这也是日本央行为什么宣布将扩大量化与质化宽松(QQE)规模至80万亿日元的关键原因。

  欧洲央行行长在8月承认欧洲面临着通缩的风险,而且做出政策表态:2017年中以前欧洲央行不会提高利率。

  10月29日,美联储宣布开始结束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此次美国实行的量化宽松政策实际上共推出三轮,总共3.3万亿美元货币供应。现在成果如何,还有不同的争论,“但是确实在危机之初,对稳定美国经济起到了作用;另一方面大量印刷钞票也对金融市场造成了冲击”。

  朱光耀认为,目前关键问题是美联储停止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以后,随着美国经济逐步走强,美联储一定会实现利率的正常化进程。在历史上所有周期,美联储一旦启动利率正常化进程,提高区间就不会是一次25个基点,而是在一段时间内,利率逐步地提高,其直接影响之一是美元会更强。同时,由于欧洲央行已经明确表态,2017年中之前不会提高利率,则欧元和美元汇率差距会在此段时间内加快扩大。那么“如何贯彻G20确定的货币政策,针对国内的目标,防止竞争性货币限制,就成了具有象征意义的政策协调,这是G20政策协调中非常关键的因素之一”。

  与利率走势直接相关的是贸易格局化、直接投资和大宗商品价格等方面的变化,它们各自独立,但相互之间也有影响。全球经济复苏得过度缓慢,又对这些因素的变化增加了不确定性。

  人民币国际化走出重要一步

  朱光耀表示,近年人民币走向国际的步伐在加快。刚刚在华盛顿举行的G20财长和中央银行行长会议上,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发言重点之一即是向G20财长和央行行长通报,英国政府要发行人民币主权债券,并将这笔债券发行的收入用于英国的外汇储备,而非用于弥补英国的逆差、财政赤字。

  这是西方国家首次把人民币作为国债发行,而且是作为国家的外汇储备。尽管发行量只有30亿元,但其意义在于人民币国际化在工业化国家,特别是西方七国之一,走出了重要的一步。

  与此同时,中国人民银行同欧洲央行、英国央行、法国央行都开始实行货币的互换和交易,这实际上促进了人民币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的使用。“中国的金融改革特别是在资本账户方面的改革还有待深入,但是进程在逐步向前迈进。”朱光耀强调。

  此前,IMF建议,作为中国防范系统性、区域性风险的政策工具之一,在开放资本账户的过程要十分谨慎。“实际比人民银行原来设想的还要快,而国际社会在政策建议方面反而比较谨慎,这也证明了中国的金融改革对中国的结构调整非常重要,同时对稳定国际金融市场也非常重要。”

  应加强国际协调

  今年金融稳定理事会(FSB)设定了三个关键的政策目标: ‘大而不倒’的银行的问题、跨境衍生产品的交易问题、影子银行问题。朱光耀称,在这三个关键领域,中国都深入的参与了政策的制定。

  朱光耀指出,在跨境衍生产品监管方面,有一个必须要解决,也是中国积极促进相关进程的问题,就是会计制度的标准化问题。由于会计制度的不同,美国方面的不妥协,至今政策协调方面还没有完成。

  在他看来,美国、欧洲和日本之间首先要达成政策协议,“但是如何显示政策的灵活性,达成一致,确实需要欧、美、日之间在相关政策方面的协调和妥协,这也是发达国家自身的需要。”

  朱光耀认为,在影子银行方面,在处理好道德风险的同时,必须要掌握的基本原则之一,就是处理好道德风险与防范系统性和区域性风险之间的关系。

  朱光耀称,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在国际协调过程中发挥了作用,而且正在加强影响;而美国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又是国际货币体系的主导者,如何真正体现出责任,是对美国自身智慧的考验。

  在朱光耀看来,对于美国牵头构建的国际政治、经济、金融体系如何有效运作和维护,以及如何体现金融体系的信誉,这其中的关键考验之一就是2010年形成的国际货币基金改革方案和治理结构改革方案的落实。2010年,由于美国国会不批准,该方案至今仍未实现。他认为,美方应承担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尽快实施该方案。“在全球经济发展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很多,不平衡非常突出的情况下,国际金融治理结构的进程,须向前推进,这是现阶段国际金融体系能够有效运作的重要政策基础和机构基础。”

责任编辑:保江山 | 版面编辑:王影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证监会电梯故障 私募排行榜 张金顺 宝能金控 快鹿集团 pokemon go皮卡丘 厦门国土资源与房产管理局 宝能平仓线 金融行业 欣泰电气 自贸区 互联网金融高管组团进监狱 经济形势座谈会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延迟退休最新消息 机场 skytr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