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金融要闻正文

华盛顿的“场外戏”

2007年08月15日 23:16 来源于 caijing
在上周华尔街经历“次级债”风波的时刻,美国首都华盛顿又在上演着怎样的一幕呢?

在上周华尔街经历“次级债”风波的时刻,美国首都华盛顿又在上演着怎样的一幕呢?


  【专稿/特约记者胜寒 发自美国华盛顿】在金融市场沉浮的背后,我们总能发现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在上周华尔街经历“次级债”风波的惊魂时刻,美国首都华盛顿又在上演着怎样的一幕呢?
  这场次级房贷危机来得似乎不是时候:8月份正是华盛顿政治活动的淡季。国会恰在8月4日开始休会,假期直至9月3日的美国劳动节才会结束。在此期间,金融市场得不到国会的任何实质性支持。白宫几乎同期进入假期,布什总统恰在8月9日危机爆发当日前往缅因州的海滨度假。在临行前例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布什大谈减税和提高美国竞争力的问题,对华尔街汹涌澎湃的次级房贷风波只是一带而过,令市场人士大失所望。
  备受煎熬的金融市场所感受到的惟一慰籍,是来自华盛顿的另一则消息:Fannie Mae正在与监管机构协商,以提高其按揭证券资产的上限,准备向资金链紧张的房贷市场提供更多流动性。
  
“白衣骑士”?
  对美国人来讲,Fannie Mae和Freddie Mac两家机构可谓家喻户晓。它们是美国联邦国家房屋贷款协会 (Federal National Mortgage Association)和联邦住房贷款抵押公司 (Federal Home Loan Mortgage Corporation) 的简称。
  在罗斯福新政时期,为了推动经济的复苏和房地产事业的发展,1938年由国会颁布法令成立了Fannie Mae,其主要经营方式是通过购买银行的按揭贷款资产保持市场融通,同时以证券化的方式将按揭资产打包出售取得佣金;也就是说Fannie Mae不直接提供房贷,但保证了二级按揭市场的流动性,从而使中低收入的美国家庭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得到房屋贷款。1970年,Freddie Mac成立,以促进二级按揭市场上的竞争。在过去25年间,Fannie Mae和Freddie Mac迅速扩张,成为美国最大的两家房屋信贷机构,其房贷资产总和将近1.5万亿美元;Fannie Mae更成为美国仅次于花旗集团的第二大金融机构。公平地讲,这两家公司的成立大大促进了房地产信贷市场的发展,帮助很多普通美国人实现了“居者有其屋”的梦想,因此说它们是美国房地产业的基石也不为过。
  需要指出的是,这两家公司虽然通过上市实现了私有化,但仍是性质特殊的政府支持企业(Government-Sponsored Enterprises,简称GSE),或者说是服务公益事业的“准国营企业”。美国政府对Fannie Mae和Freddie Mac出售的按揭抵押债券提供一种隐性担保,其债券评级均为AAA评级,信用级别和流动性均仅次于美国国债,也是各国央行储备的主要选择之一。同时,两家机构不交企业所得税,资本充足率要求远低于普通金融机构,这种隐性政府担保、政策优惠以及低廉的发债成本为Fannie Mae和Freddie Mac资产扩张提供了先天性的巨大优势。
  身为“准国有企业”,Fannie Mae和Freddie Mac当然也拥有“国企”的通病,即垄断和低效率。自1995年起,两家机构持有的房贷按揭资产以每年20%的速度快速增长,目前已超过全美最大的十家商业银行房贷资产的总和。更让人担忧的是,在资产证券化的业务之外,它们找到一种新的赢利方式:将买入的房贷资产长期持有,同时坐享房贷利息和GSE债息之间的利差(格林斯潘将这种利差称为“the big fat gap”)。但是这种激进的经营策略积聚了大量的利率风险。在美联储的利率周期改变时,借款人可能会重新融资(refinance),使Fannie Mae 和Freddie Mac蒙受巨亏。另一方面,两家机构的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机制备受诟病。根据其监管机构美国联邦住房企业督察署 (Office of Federal Housing Enterprise Oversight,下称OFHEO,隶属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 的报告,Fannie Mae从1998年至2004年严重违反GAAP会计准则,虚报错报收入和资本数额高达106亿美元。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两家企业严重依靠外部的财务公司和咨询公司,至今不能保证按季度向美国证监会(SEC)递交财务报表。
  由于以上这些问题,自2005年起,OFHEO对两家机构采取了严格的监管措施,其中最重要的规定即对其按揭资产采取数量限制:Fannie Mae 必须将资产控制在2005年底的水平,即7272亿美元;而Freddie Mac每年在7121亿美元的资产水平上,年增速不得超过2%。同时,参众两院议会提出了新的GSE改革法案,意在从根本上提高两家房贷机构的治理水平,消除潜在的风险。该法案于今年5月于众院通过,但目前在参院搁浅。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家GSE机构,在一个极其微妙的时刻向政府提出了放松监管的要求。Fannie Mae希望将其持有的按揭资产上限增加10%,这也意味着它将一举得到约720亿美元的资产份额。按照它自己的表述,此举将“给市场带来非常急需的、额外的流动性”。但是,Fannie Mae真能斩除次级按揭这条恶龙,成为拯救市场的“白衣骑士”吗?
  至少华尔街这么认为。其一,尽管按照监管规定Fannie Mae只能购买优级房贷,它至少能给处于优级和次级中间“灰色地带”的房贷按揭提供一些流动性;其二,Fannie Mae入市可以起到给美联储解套的效果,联储可以暂时不考虑降息及相关的“道德风险”问题。消息传出,市场一片欢腾,8月6日当天道指急升287点。
  
毫不妥协的政府
  然而,这场华尔街翘首企盼的甘霖终究没有到来。
  8月10日(上周五),在次级房贷危机进一步扩展之时,OFHEO的署长詹姆斯·洛克哈特正式拒绝了Fannie Mae的要求。他主要提出了两点理由:
  其一,Fannie Mae所服务的房贷市场主要是优质按揭,目前“这部分市场运行良好,流动性充足。”
  其二,监管方对Fannie Mae和Freddie Mac的内部控制仍然“深感担忧”。按照洛克哈特的表述,“在2005年以前两家机构的内部控制所揭示出的弱点和缺陷依然严重”,监管机构没有看到“行之有效的补救措施”。
  这里需要稍加解释,美国的按揭贷款按照信用等级大概可以三类:
  优质或A级按揭(Prime mortgage):一般是指信用等级较高,且借款人有稳定收入、债务负担合理的按揭贷款。按照美国通用的FICO信用评分体系(从300分起,满分为850分),借款人的评分应在660分以上。
    次级或B级按揭(Subprime mortgage):是指借款人信用评分在620分以下,或收入较低、债务负担过重的按揭贷款。其违约风险自然要大得多,利率也要高得多。
    Alt-A级按揭或“等同A级”按揭(Alternative-A mortgage):位于优质和次级之间的灰色地带均可称为Alt-A级。借款人一般信用记录良好,但缺少存款、资产和稳定收入的合法证明文件。这类按揭被认为比次级按揭“安全”,但利率比优质按揭一般要高出100至200个基点。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Jumbo按揭(Jumbo Mortgage,或译珍宝按揭),其本意是特大按揭贷款。按Fannie Mae和Freddie Mac的规定,这两家公司在二级市场上为每幢住房提供融资的上限是为41.7 万美元,超出部分的信用风险由房贷机构自负。
  应该说,如果允许Fannie Mae提高投资上限,对次级房贷危机向Alt-A级和Jumbo级扩展可能会有一定的预防作用,这两部分按揭也是目前美国房地产市场最大的隐忧。但是OFHEO解释的原因无可辩驳,特别是第二条,分明是对Fannie Mae的辛辣批评:“不能正已,何以正人?”此外,有一点洛克哈特没有明讲——让监管机构相当不悦的是:Fannie口口声声为政府和市场分忧,实际上企图趁着投资者恐慌之时入市抄底,这是典型的机会主义做法。
  结果,OFHEO的决定使风声鹤唳的市场雪上加霜。
  
白宫与国会间的口水战
    故事到这里并没有告一段落。
    在前往缅因休假前,布什公开向媒体宣称:在提高房贷资产限额前,Fannie Mae和Freddie Mac必须完成一系列“强有力的改革”,而国会需要“让它们提高效率,全力以赴”,“然后我会考虑其它的选择”。
    布什的潜台词是:GSE(Government-Sponsored Enterprises)改革踯躇不前,其咎不在共和党政府,而在民主党主导的国会。出于历史原因,民主党对于两家GSE机构总是心怀同情,而向普通百姓提供住房信贷正是民主党一向倡导的目标。所以,在GSE法案问题上,民主党不愿意向Fannie Mae和Freddie Mac痛下狠手。这也是GSE法案目前在参院陷入僵局的根本原因。
    布什一言既出,马上引发两位大佬级民主党参议员的反击。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主席克里斯多弗·托德要求,在房地产市场恶化之时,布什应该立刻“重新考虑他不明智的立场”。而参议员查尔斯·舒默走得更远,他攻击布什“玩忽职守”;“我们既需要短期方案,也需要长远目光”,“提高Fannie Mae和Freddie Mac的资产上限正应是行动的开始。”
  这也正是美国两党政治的一大特点:即便到了“火烧眉毛”的危急时刻,也不放过任何贬低对方、抬高自己的机会。
  当然,桥归桥,路归路。在Fannie Mae“救市”的问题上,政府并没有把话说死。洛克哈特曾表示:OFHEO将会根据金融市场的状况积极考虑Fannie增加投资份额的要求。也就是说,如果美联储向市场注入流动性的做法不见成效,危急时刻放Fannie Mae入市也还是政府的一只“杀手锏”。但是在GSE改革的问题上,恐怕相关法案将会在参议院沉睡下去,直至布什政府任期结束。
  随着OFHEO的一纸否决,Fannie Mae“救市”的一幕“场外戏”告一段落。这里有住房信贷机构的投机,政党利益的倾轧,监管方和被监管方间的矛盾,国会与政府间的冲突。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危机扩展下去,会有更多的好戏在华盛顿上演。■

版面编辑:朱张锁

这是一篇《财新周刊》收费文章,登录后每月可免费阅读5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