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金融 > 要闻 > 正文

华盛顿的“场外戏”

2007年08月15日 23:16 来源于 caijing
在上周华尔街经历“次级债”风波的时刻,美国首都华盛顿又在上演着怎样的一幕呢?

在上周华尔街经历“次级债”风波的时刻,美国首都华盛顿又在上演着怎样的一幕呢?


  【专稿/特约记者胜寒 发自美国华盛顿】在金融市场沉浮的背后,我们总能发现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在上周华尔街经历“次级债”风波的惊魂时刻,美国首都华盛顿又在上演着怎样的一幕呢?
  这场次级房贷危机来得似乎不是时候:8月份正是华盛顿政治活动的淡季。国会恰在8月4日开始休会,假期直至9月3日的美国劳动节才会结束。在此期间,金融市场得不到国会的任何实质性支持。白宫几乎同期进入假期,布什总统恰在8月9日危机爆发当日前往缅因州的海滨度假。在临行前例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布什大谈减税和提高美国竞争力的问题,对华尔街汹涌澎湃的次级房贷风波只是一带而过,令市场人士大失所望。
  备受煎熬的金融市场所感受到的惟一慰籍,是来自华盛顿的另一则消息:Fannie Mae正在与监管机构协商,以提高其按揭证券资产的上限,准备向资金链紧张的房贷市场提供更多流动性。
  
“白衣骑士”?
  对美国人来讲,Fannie Mae和Freddie Mac两家机构可谓家喻户晓。它们是美国联邦国家房屋贷款协会 (Federal National Mortgage Association)和联邦住房贷款抵押公司 (Federal Home Loan Mortgage Corporation) 的简称。
  在罗斯福新政时期,为了推动经济的复苏和房地产事业的发展,1938年由国会颁布法令成立了Fannie Mae,其主要经营方式是通过购买银行的按揭贷款资产保持市场融通,同时以证券化的方式将按揭资产打包出售取得佣金;也就是说Fannie Mae不直接提供房贷,但保证了二级按揭市场的流动性,从而使中低收入的美国家庭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得到房屋贷款。1970年,Freddie Mac成立,以促进二级按揭市场上的竞争。在过去25年间,Fannie Mae和Freddie Mac迅速扩张,成为美国最大的两家房屋信贷机构,其房贷资产总和将近1.5万亿美元;Fannie Mae更成为美国仅次于花旗集团的第二大金融机构。公平地讲,这两家公司的成立大大促进了房地产信贷市场的发展,帮助很多普通美国人实现了“居者有其屋”的梦想,因此说它们是美国房地产业的基石也不为过。
  需要指出的是,这两家公司虽然通过上市实现了私有化,但仍是性质特殊的政府支持企业(Government-Sponsored Enterprises,简称GSE),或者说是服务公益事业的“准国营企业”。美国政府对Fannie Mae和Freddie Mac出售的按揭抵押债券提供一种隐性担保,其债券评级均为AAA评级,信用级别和流动性均仅次于美国国债,也是各国央行储备的主要选择之一。同时,两家机构不交企业所得税,资本充足率要求远低于普通金融机构,这种隐性政府担保、政策优惠以及低廉的发债成本为Fannie Mae和Freddie Mac资产扩张提供了先天性的巨大优势。
  身为“准国有企业”,Fannie Mae和Freddie Mac当然也拥有“国企”的通病,即垄断和低效率。自1995年起,两家机构持有的房贷按揭资产以每年20%的速度快速增长,目前已超过全美最大的十家商业银行房贷资产的总和。更让人担忧的是,在资产证券化的业务之外,它们找到一种新的赢利方式:将买入的房贷资产长期持有,同时坐享房贷利息和GSE债息之间的利差(格林斯潘将这种利差称为“the big fat gap”)。但是这种激进的经营策略积聚了大量的利率风险。在美联储的利率周期改变时,借款人可能会重新融资(refinance),使Fannie Mae 和Freddie Mac蒙受巨亏。另一方面,两家机构的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机制备受诟病。根据其监管机构美国联邦住房企业督察署 (Office of Federal Housing Enterprise Oversight,下称OFHEO,隶属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 的报告,Fannie Mae从1998年至2004年严重违反GAAP会计准则,虚报错报收入和资本数额高达106亿美元。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两家企业严重依靠外部的财务公司和咨询公司,至今不能保证按季度向美国证监会(SEC)递交财务报表。
  由于以上这些问题,自2005年起,OFHEO对两家机构采取了严格的监管措施,其中最重要的规定即对其按揭资产采取数量限制:Fannie Mae 必须将资产控制在2005年底的水平,即7272亿美元;而Freddie Mac每年在7121亿美元的资产水平上,年增速不得超过2%。同时,参众两院议会提出了新的GSE改革法案,意在从根本上提高两家房贷机构的治理水平,消除潜在的风险。该法案于今年5月于众院通过,但目前在参院搁浅。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家GSE机构,在一个极其微妙的时刻向政府提出了放松监管的要求。Fannie Mae希望将其持有的按揭资产上限增加10%,这也意味着它将一举得到约720亿美元的资产份额。按照它自己的表述,此举将“给市场带来非常急需的、额外的流动性”。但是,Fannie Mae真能斩除次级按揭这条恶龙,成为拯救市场的“白衣骑士”吗?
  至少华尔街这么认为。其一,尽管按照监管规定Fannie Mae只能购买优级房贷,它至少能给处于优级和次级中间“灰色地带”的房贷按揭提供一些流动性;其二,Fannie Mae入市可以起到给美联储解套的效果,联储可以暂时不考虑降息及相关的“道德风险”问题。消息传出,市场一片欢腾,8月6日当天道指急升287点。
  
毫不妥协的政府
  然而,这场华尔街翘首企盼的甘霖终究没有到来。
  8月10日(上周五),在次级房贷危机进一步扩展之时,OFHEO的署长詹姆斯·洛克哈特正式拒绝了Fannie Mae的要求。他主要提出了两点理由:
  其一,Fannie Mae所服务的房贷市场主要是优质按揭,目前“这部分市场运行良好,流动性充足。”
  其二,监管方对Fannie Mae和Freddie Mac的内部控制仍然“深感担忧”。按照洛克哈特的表述,“在2005年以前两家机构的内部控制所揭示出的弱点和缺陷依然严重”,监管机构没有看到“行之有效的补救措施”。
  这里需要稍加解释,美国的按揭贷款按照信用等级大概可以三类:
  优质或A级按揭(Prime mortgage):一般是指信用等级较高,且借款人有稳定收入、债务负担合理的按揭贷款。按照美国通用的FICO信用评分体系(从300分起,满分为850分),借款人的评分应在660分以上。
    次级或B级按揭(Subprime mortgage):是指借款人信用评分在620分以下,或收入较低、债务负担过重的按揭贷款。其违约风险自然要大得多,利率也要高得多。
    Alt-A级按揭或“等同A级”按揭(Alternative-A mortgage):位于优质和次级之间的灰色地带均可称为Alt-A级。借款人一般信用记录良好,但缺少存款、资产和稳定收入的合法证明文件。这类按揭被认为比次级按揭“安全”,但利率比优质按揭一般要高出100至200个基点。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Jumbo按揭(Jumbo Mortgage,或译珍宝按揭),其本意是特大按揭贷款。按Fannie Mae和Freddie Mac的规定,这两家公司在二级市场上为每幢住房提供融资的上限是为41.7 万美元,超出部分的信用风险由房贷机构自负。
  应该说,如果允许Fannie Mae提高投资上限,对次级房贷危机向Alt-A级和Jumbo级扩展可能会有一定的预防作用,这两部分按揭也是目前美国房地产市场最大的隐忧。但是OFHEO解释的原因无可辩驳,特别是第二条,分明是对Fannie Mae的辛辣批评:“不能正已,何以正人?”此外,有一点洛克哈特没有明讲——让监管机构相当不悦的是:Fannie口口声声为政府和市场分忧,实际上企图趁着投资者恐慌之时入市抄底,这是典型的机会主义做法。
  结果,OFHEO的决定使风声鹤唳的市场雪上加霜。
  
白宫与国会间的口水战
    故事到这里并没有告一段落。
    在前往缅因休假前,布什公开向媒体宣称:在提高房贷资产限额前,Fannie Mae和Freddie Mac必须完成一系列“强有力的改革”,而国会需要“让它们提高效率,全力以赴”,“然后我会考虑其它的选择”。
    布什的潜台词是:GSE(Government-Sponsored Enterprises)改革踯躇不前,其咎不在共和党政府,而在民主党主导的国会。出于历史原因,民主党对于两家GSE机构总是心怀同情,而向普通百姓提供住房信贷正是民主党一向倡导的目标。所以,在GSE法案问题上,民主党不愿意向Fannie Mae和Freddie Mac痛下狠手。这也是GSE法案目前在参院陷入僵局的根本原因。
    布什一言既出,马上引发两位大佬级民主党参议员的反击。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主席克里斯多弗·托德要求,在房地产市场恶化之时,布什应该立刻“重新考虑他不明智的立场”。而参议员查尔斯·舒默走得更远,他攻击布什“玩忽职守”;“我们既需要短期方案,也需要长远目光”,“提高Fannie Mae和Freddie Mac的资产上限正应是行动的开始。”
  这也正是美国两党政治的一大特点:即便到了“火烧眉毛”的危急时刻,也不放过任何贬低对方、抬高自己的机会。
  当然,桥归桥,路归路。在Fannie Mae“救市”的问题上,政府并没有把话说死。洛克哈特曾表示:OFHEO将会根据金融市场的状况积极考虑Fannie增加投资份额的要求。也就是说,如果美联储向市场注入流动性的做法不见成效,危急时刻放Fannie Mae入市也还是政府的一只“杀手锏”。但是在GSE改革的问题上,恐怕相关法案将会在参议院沉睡下去,直至布什政府任期结束。
  随着OFHEO的一纸否决,Fannie Mae“救市”的一幕“场外戏”告一段落。这里有住房信贷机构的投机,政党利益的倾轧,监管方和被监管方间的矛盾,国会与政府间的冲突。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危机扩展下去,会有更多的好戏在华盛顿上演。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2017年06月27日    01:00
【亚特兰大联储模型预测美国二季度GDP增长2.9%】据亚特兰大联储的数据,第二季GDP原先的增速预测为3.0%。最新影响该模型的数据是耐用品订单。
2017年06月27日    00:59
【高盛下调美国二季度GDP增长预测0.2个百分点至2.3%】经济学家Spencer Hill在报告中写道,下调预测和5月美国核心资本品订单和出货弱于预期有关,数据暗示当期的商业投资增长速度放缓。
2017年06月27日    00:57
伦敦金属交易所3个月期铜收低6美元,结算于每吨5,794美元
2017年06月27日    00:56
【亚马逊最高级别华人科学家任小枫加盟阿里】6月26日,阿里巴巴向财新记者确认,原亚马逊资深主任科学家(Senior Principal Scientist)任小枫正式确认加入阿里巴巴,担任人工智能核心团队iDST的副院长和首席科学家。任小枫此前曾是Amazon Go计算机视觉算法负责人,加入阿里后,将专注计算机视觉技术,招募组建世界一流的计算机视觉团队。(记者 王琼慧)
2017年06月27日    00:56
【东航京东跨界合作 京东补齐航空货运】6月26日,京东集团宣布与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航空物流、航空客运业务、品牌宣传、企业采购、会员体系、信息化建设等领域展开合作。对京东来说,不仅借此补齐航空货运短板,还顺势增强了企业购尤其是商旅业务;对于东航来说,则是旗下物流公司混改之后寻找新利润增长点的一次尝试。(记者 王琼慧)
2017年06月27日    00:56
【京东与南方财经全媒体共建研究院】6月26日,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与京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并揭牌成立21·京东BD研究院。21·京东BD研究院将聚拢整合资源,定期发布权威指数及报告,扩大自身报告和数据研究机构的影响力。研究课题由京东消费数据、金融数据分析导向,逐渐转向市场导向的基于政策、市场、消费者洞察的数据研究;依托海量数据分析,实现实时更新、全面覆盖,推动研究院向服务平台、数据公司的转型。(记者 王琼慧)
2017年06月26日    23:09
【MSCI董事长:中期流入A股的增量资金或超3000亿美元】MSCI亚太区研究总监谢佂傧在接受采访时透露,MSCI之前跟证监会、外管局沟通,建议大幅上调或者完全取消额度限制,以便让国外资金更好进入A股市场,“有关当局对此是在积极考虑的”。MSCI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亨利·费尔南德兹表示,中期来看,随着未来纳入权重进一步提升,流入A股的资金规模可能会超过3000亿美元。(中证报)
2017年06月26日    23:05
穆迪:确认希腊银行业的存款评级在Caa3,上调前景展望。
2017年06月26日    22:45
【方正证券停止与第三方平台委托交易】方正证券公告称,自2017年6月30日收市后,公司客户使用非公司提供的第三方客户端软件将无法登录与委托交易;对于擅自接入的,一经发现立即关闭;使用非公司提供的第三方客户端软件进行证券交易所产生的风险与损失均由擅自接入方承担。
2017年06月26日    22:38
【投保局:适当性管理制度核心是把合适的产品卖给合适的投资者】关于7月1日即将实施的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制度,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局长赵敏晚间在参加央视财经评论时指出,投资者适当性的核心就是把合适的产品卖给合适的投资者,规范的是证券机构的行为,需要对投资者风险偏好等进行分类,将产品分级,由机构进行匹配。在这过程中,机构有义务,投资者也有义务,需给机构提供真实的资料,以便对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进行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