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金融 > 要闻 > 正文

【中国经济】市场开放挑战银行业改革 (12月12日 PM)

2006年12月12日 19:10 来源于 caijing
国内金融机构的市场垄断地位将逐步削弱,银行改革将从目前的侧重于金融机构的改革转型为面向市场的全面改革



沈明高



黄益平




    从2003年开始的银行业改革,是至今为止中国重组国有企业的最大试验。在WTO过渡期结束之前,银行改革主要是在封闭市场环境下进行。国有银行所享有的近乎垄断的力量强化了那些改革中的银行的市场价值。然而,WTO过渡期已于2006年12月11日结束,银行业的对外开放将逐渐削弱国内金融机构的市场垄断地位,迫使改革策略从着重于金融机构本身的改革转型为面向市场的改革。
    随着中国银行业的开放和金融改革的不断深化,改革后的国内银行将不可避免地面临日趋激烈的竞争。可能的竞争主要来自三个方面。
    首先,从今年底开始,银行业将向外资银行开放。那些决定在中国注册成立本地公司的外资银行将很快能够直接与国内银行在各个业务领域展开直接竞争。由于受到网络的限制,监管部门给予外资银行五年的宽限期,宽限期内外资银行毋须遵守75%贷存比限制。经验丰富的外资银行也可以利用其在消费信贷(包括发行信用卡)方面的优势,争夺消费信贷的市场份额。对于那些较大的国内银行,它们将很快遭遇与国外同行全方位的竞争。
    第二,资本市场的发展可能在资金与客户方面同国内银行形成竞争。目前,仍有大约80%-90%的企业外部融资须经由银行部门来完成。在这轮银行改革接近尾声之际,中国政府下一步可能将着眼于资本市场的改革,拓宽融资渠道以满足各种融资需求。随着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等直接融资方式占企业外部融资份额的不断扩大,这种“脱媒”现实可能会提高银行业的资金成本,挤压银行部门的利润空间。当越来越多的资金流向资本市场,银行的流动性风险可能会提高;如果越来越多的传统优质客户通过其他融资渠道获取资金,银行的信用风险也会增大。
    第三,银行业对国内投资者的开放也可能加速,形成对现有银行的竞争。中国的信贷市场仍处于分割状态,大量的中小企业和家庭由于受信贷配给的影响被正规金融市场拒之门外,而不得不转向依赖民间信贷市场。同时,为了保护国有银行,银行业的私人投资者准入受到严格的限制。但今年银行部门向国外投资者的开放可能会为国内投资者参与银行业提供机会,如果允许的话,新兴的私营银行将在低端客户和产品方面与大型国内银行进行竞争。
    改革后的国有银行是否能够在即将到来的竞争中求得生存,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但我们可以从国际经验中突窥得中国银行业未来的变化。
    ——几乎没有国家或经济能够成功地改革他们低效率但却高风险的银行部门而未经历或大或小的银行危机。
    ——只有当外资银行有能力收购大型国内银行时,银行业的竞争才会白热化。
    ——竞争是改进银行部门效率和降低金融风险的必要机制,但在竞争的环境下,破产是不可避免的。
    中国银行业的改革也许不能自外于国际经验,但通过银行业的进一步的改革,不仅改变机构设置而且同时改变银行行为以适应商业化运作的需求,将有助于实现银行业的平滑转型。
    到目前为止,中国银行业的改革一直是在相对封闭的市场环境下进行的。改革主要针对于改善银行的资产平衡表,这些改革成效的稳健性必须在开放的市场环境中得到验证。当竞争加剧时,以资金,技术和产品,服务和顾客为代价的竞争可能会影响利润;在一个开放的市场中,宏观经济波动可能会导致流动性陷阱和发生新的不良贷款;随着市场的开放,政府对银行的政策性支持将会逐渐减少,利率管制有可能取消,政府救助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内外资银行统一的监管框架将会越来越严格和有效,这些都会让改革后的国有银行的竞争力面临严峻的考验。
    我们也许可以从国有企业改革中了解到一个竞争的环境会如何影响银行业改革和发展。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曾经指出,国有银行改革具有与改革国有企业改革相类似的特征。根据他的观点,国有银行改革也将经历国有企业所经历的那些改革过程,如减少政府干预、产权重组、强化公司治理结构以及在股票市场上上市,等等。但按照国有企业改革的经验,改革的结果可以大致将国有企业分为两类:一类国有企业通过改制而私有化。在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政府采用了“抓大放小”国有企业改革策略,结果大部分中小国有企业实现了私有化。另一类垄断行业的国有企业则生存了下来,结果是改制之后国有企业在经济中的比重出现了持续的下降。
    如果中国国有企业改革的经验能够对银行业改革有所启示,那将意味着,在银行业开放之后,政府对中小银行的所有权控制将可能逐渐放松。部分银行将有可能被私有化很难避免,更多的小的私人银行将会涌现。尽管在可预见的未来国家仍将是主要国有银行的控股股东,单个战略投资者在大型国有银行中持股比例也可能会在将来突破20%的上限。
    如果我们的预期正确,政府可能不得不将其改革策略由目前基于个体银行的改革转型为基于银行部门和市场的改革。银行改革将不再聚焦于个体银行的表现而是专注于整个银行体系的效率和安全,如何实现中国金融业的现代化很可能会成为政府改革日程表中的头等大事。定于2007年初召开的第三届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可能将朝这个方向迈出第一步。
    可能的改革突破将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那些不能达到监管部门最低监管要求的银行可能将被关闭,破产不仅是可能的并且也是可行的。建立可破产的银行这样一种机制不仅可以防止德风险,还可能避免出现坏账积累到不可控制的水平。银行部门的进入限制也很可能被放松,从而实现包括小额信贷机构在内的非正规金融的部分合法化。
    第二,中小银行的所有权控制将会被取消或部分取消,银行业的收购兼并将成为可能。
    第三,为了确保国有银行的谨慎管理,提高大银行的透明度将是首要任务。未来政府只能通过国有金融控股公司(如中央汇金公司)对银行的运作实施干预。
    第四,拓宽银行业之外的融资渠道,特别是发展长期融资工具。长期融资工具的推出可以有效防止“短贷长投”的现象,分散银行业的风险,这样即便经济受到银行危机的冲击仍然可以保持相对稳定的发展。
    第五,建立统一的监管框架以适应银行混业经营的趋势。对主要股东特别是银行控股公司或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法律可能会出台。
    第六,利率政策改革将以提高货币政策的有效性为目标,利率自由化最终可能导致一个市场为基础的利率机制的形成。同时,目前相对较快的货币升值可能继续。这些变化都可能会使银行的绩效更具波动性。
    第七,为商业银行提供金融服务的支持性机构有可能会在竞争的环境下迅速发展,这些机构(包括信用评级机构、征信机构、存款保险和咨询机构等)将大大提高银行的信息获得能力,筛选优质客户,并降低信用风险。
    中国银行业的开放将是渐进式的。即使WTO规定的过渡期已经结束,但在市场完全开放之前可能还会存在一个“软”性的过渡期,在这个软过渡期之内,在市场准入、网络发展、兼并、产品或业务牌照、产品或服务定价以及行政干预等方面仍然存在着或隐性或软性的壁垒。软过渡期的结束取决于改革的进程,这很可能需要另一个五年或更长的时间。

   作者分别为花旗集团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和中国区经济学家。本文观点不代表作者所在单位的意见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2017年09月23日    20:21
【保监会党委:坚决拥护中央对项俊波严重违纪的处理决定】保监会9月23日召开党委扩大会议表示, 保监会党委坚决拥护中央对项俊波严重违纪做出处理的决定,坚决全面彻底肃清项俊波严重违纪恶劣影响,坚决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坚决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金融工作系列重要讲话和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确保保险业始终沿着正确轨道稳步前进。(记者 杨巧伶)
2017年09月23日    17:22
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09月23日16时29分在朝鲜(疑爆)(北纬41.36度,东经129.06度)发生3.4级地震,震源深度0千米。
2017年09月23日    11:07
商务部:自公告发布之日起,禁止对朝鲜出口凝析油和液化天然气;自2017年10月1日起,限制对朝鲜出口精炼石油产品。
2017年09月23日    08:57
【中纪委: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原党委书记、主席项俊波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经查,项俊波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工作纪律,为谋取个人政治利益,滥用审批权和监管权,对抗组织审查,搞迷信活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接受宴请;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员工录用、干部职务晋升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违反廉洁纪律和生活纪律,搞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此外,中央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原组长、财政部原党组成员莫建成严重违纪,也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2017年09月23日    08:18
【李东生辞任TCL多媒体董事长 原CEO薄连明接棒】TCL多媒体9月22日晚间公告称李东生辞任公司董事长及执行董事职务,同日被委任为公司战略发展顾问,任命自2017年9月22日生效。原公司CEO薄连明接任董事长,同时薄连明辞去CEO一职。(见习记者 孙聪颖)
2017年09月23日    04:15
【美股大体平收 本周上涨】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跌9.64点报22349.59,跌幅0.04%,本周累计上涨0.36%。标普500指数收涨1.62点报2502.22,涨幅0.06%,本周累计上涨0.08%。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收涨4.23点报6426.92,涨幅0.07%,本周累涨0.33%。
2017年09月23日    03:54
【达拉斯联储主席:对于12月加息持开放态度】达拉斯联储行长卡普兰(Robert Kaplan)在俄克拉荷马州的一次活动中表示,尽管美联储应该撤除宽松政策,但也有条件保持耐心。有几个原因导致美国没有实现通胀目标,其中一些不是暂时的。“结构性逆风因素是必须进行思考的,并试着理解--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至少部分抵消了周期性通胀的一些因素。”全球经济今年主要是惊喜。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构成了“一个危险点”。
2017年09月22日    23:36
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夜盘收报6.5890,涨32点。
2017年09月22日    23:35
铁矿石收跌1.7%,焦煤跌3.7%,焦炭跌3.2%,动力煤跌2%。
2017年09月22日    23:28
石家庄限购区域内家庭拥有3套住房的8年之内不得上市交易。(21世纪经济报道)